疫情下美国佐治亚州将重新开放海滩 鼓励民众锻炼


Uber的张正告诉新京报记者,虽然公司的打车业务受到了冲击,但外卖业务却因为禁足获得很大利好。“只要公司还有业务,就是还是需要人来做事情的,所以我们并不焦虑”。张正表示。

“我认为他做的事,写一封信,真是太糟糕了。这不是文学课。这是一艘拥有核动力大型舰船的船长,”特朗普说,“一封船长写的长达5页的信,弄得到处都是。那不合适,我认为那是不合适的。”

在苹果从事数据科学工作的包鸣告诉新京报记者,他对疫情在美国的扩散并不意外。“只能说是或早或晚吧,每天这么多航班来来去去的,尤其是像硅谷、纽约这些地方,跟全世界的联系都特别紧密。”包鸣表示。

在这段特殊时期里,每天上班时,包鸣唯一能看到密集人流的,就是需要开车排队测体温的大门口了。一进到办公区,“人口密度立马就下来了”。平常园区里会有很多人在路上散步或者跑步,现在都没有了,取而代之的是做保洁的人。员工也不会到处溜达,只有吃饭的时候才会去下食堂。一开始食堂也推出了一些措施避免员工的聚集和接触,到后来索性不开了。

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,原本人气沸腾的硅谷比平时冷清了不少。对于在硅谷科技企业工作的中国员工来说,相比于看不见的病毒,有人在担忧疫情带来的失业等社会风险。

生鲜平台上买的菜,三周后终于送到了

已被解职的“罗斯福”号航母舰长克罗泽资料图

有报道说,涉事人员分别来自锡那罗亚和华雷斯两大犯罪集团。

下班时间,仍有不少人在路上散步,但是大家都会下意识地保持足够的距离。超市里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戴起口罩。平静的生活表象下,情绪紧张的迹象也时不时地冒上来。“这个疫情每多拖一周,可能会有很多人,从此人生轨迹就发生了改变。”包鸣说道。

为保工作飞行40余小时回美,不少公司已冻结招聘